跳到主要內容

引爆趨勢:舉手之勞成大事


The Tipping Point by Malcolm Gladwell (2000) 齊思賢‧譯

《引爆趨勢:舉手之勞成大事》,時報出版



要在社會掀起一波流行風潮,必須有多人被說明,有志一同地從事某件事。

引爆趨勢的三大關鍵要素

1.          散播訊息的人

 
2.          訊息本身
3.          訊息活動的大環境

l   少數原則:散播訊息的人主要是少數的一批人,他們的角色為專家、連結者及推銷員。

市場專家就是資料銀行,他們提供資訊;連結者是社會黏膠,負責散布資訊;推銷員能說服大眾。

我們靠著專家為我們建立人脈,也依賴專家為我接觸新資訊。市場專家知道什麼並不重要,真正關鍵的是他如何傳遞這些情報。他們具有轉譯的能力,把高度專業的觀念及資訊,轉譯成普通人聽得懂的語言。人類最重要的傳播方式還是口耳相傳。非口語的暗示和口語的暗示一樣重要,甚至有過之無不及。

案例:吸菸潮,菸本身不酷,酷的是吸菸的人。吸菸潮的引爆點是憂鬱的情緒與尼古丁的含量。

l   定著因素:訊息的大規模擴散,其中訊息本身必須是值得傳遞的。此外,訊息本身必須留在消費者的腦海揮之不去。除非消費者記住生產者的訊息,否則他不會改變自己的行為,購買產品。溝通的關鍵是只要簡單改變表達的方式,重新調整訊息的結構,產生的衝擊就可能截然不同。

定著因素都是微不足道的細節。例如成功的疫苗推廣,不在於恐懼訴求而是提供受眾接種疫苗的位置與時間。《芝麻街》,只要抓住兒童的注意力,就能教育他們,說故事是兒童接受外來物最核心的方式。

直銷之難在於讓消費者駐足、閱讀,並且記住廣告,再採取行動、改變態度。直銷必須注重消費者的主動參與。

l   環境因素:

環境因素(處境與背景)在解釋別人行為時,常被低估,而個性往往被高估。

破窗理論:只要導正週遭環境內最微不足道的細節,就可以扭轉流行風潮。

模擬監獄:自願者扮演獄監與囚犯後,便會陷入角色當中,使整個模擬監獄充滿肅殺氣氛。

紐約的治安:塗鴉或逃票這種日常生活的失序,雖微不足道,卻正是影響治安的引爆點。

人腦的通路容量150原則。組織人員的規模大小,150人。團體內溝通最有效的方式,就是非正式的人際關係,同儕壓力甚至大過主管施壓。

影響最深遠的環境通常就是家庭。環境因素大於遺傳因素。

l   謠言三部曲:

簡化,部分事實略而不提

強化,部份事實,加油添醋,特別強調

同化,語言內容經過修改,使得散播謠言者也能認同。

l   結論

掀起一股風潮必須集中資源,全部投入少數幾個關鍵領域。根據少數原則也就是集中投入在連結者,市場專兼及推銷員。這些人是口碑的製造者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好故事的秘密:懸念

最近在北京上了 USC 南加大電影學院 Irving Belateche 教授的編劇課程,提及劇作與說故事的技巧,獲得許多啟發在此分享,而本文主要提及的就是 “ 懸念 ” 。首先,需要定義 “ 懸念 ” 是什麼,懸念就是:下一步會是什麼?也就是觀眾會想知道, What happens next 。當然編劇需要提出清晰的問題,答案自己也要很清楚,若是自己都不清楚則無法製造懸念,故事就不會精彩。整個故事一直重複問題與答案。觀眾也需要清楚了解故事的背景,需要有具體的結果(是否會達到目標),懸念才會有力。 此外, “ 懸念 ” 與 “ 懸疑 ” 兩者是不同的,對觀眾造成的吸引力也有強弱差別。懸念是能帶給觀眾情緒,它是關注未來的事情,是否會發生,因此觀眾的期待感強烈。例如:希區柯克提出的 “ 桌下的炸彈 ” 概念:炸彈被放在桌下,而兩位不知情的人,在桌旁談天,觀眾就會期待炸彈是否會爆炸、何時爆炸等;另一例子是電影《無恥混蛋》的猶太人躲在屋底下的地板,她是否會被納粹軍官發現。而懸疑則強調理智,關注過去或現在發生的事情。如同麥基(Robert McKee)所說:懸疑結合好奇心與關切,觀眾和角色知道同樣的事。觀眾期待感較懸念弱。例如偵探調查兇手是誰。總之懸念的寫作要求比懸疑更高。 但也可以在懸念故事裡加入部分的懸疑。 《無恥混蛋》地板下的秘密 以下是其他製造懸念的技巧。 “ 預告 ” 是強而有力的懸念。在電影裡的體現就是做計畫、準備比賽、計畫約會等,例如《回到未來》裡博士,利用模型來解釋閃電與汽車之家的關係。預告如同廣告一般,但導出結局的過程具有不確定性,但具體結果編劇需要很清楚。 “ 準備 ” 也是一種製造懸念的方式。如果沒有準備的戲,觀眾不會想看到結局。準備的戲甚至大於結局揭曉的力量。 “ 意圖 ” ( intent )可以製造懸念。例如直接宣布角色的意圖。例如 I will be back ! The offer that you cannot refuse. “ 警告 ” :禁止做某些事情。例如《 Paranormal activity 》經典的台詞 “Don’t invite it ( demon ) in” 。 “ 下命令 ” 、 “ 絕對詞 ” :人物很堅定的說,用最高級的表達。例如她是我遇到過最完美的女人。這是

《漫威宇宙:史丹 李與他的超級英雄》

  作者: Liel Leibovitz   翻译:傅思華 出版:漫遊者文化事業有限公司, 2020 跟其他所有藝術形式比起來,也許漫畫更適合作為詮釋者的媒介,創造出一系列偶像,即神秘又經典,歡迎讀者將這些英雄編織入自己更龐大的生命故事。 史丹 李講故事時依循的兩大情理支柱。首先是英雄要有趣,他必須置身兩個衝突理念之間的灰色地帶,掙扎著決定何謂正確的選擇,而當他這麼做的時候,他必須犧牲自己無暇的良善。其次,他堅持推動故事前進的引擎是道德,不是情節。(P74) 石頭人和驚奇先生就像古老的拉比一樣,通常會提供讀者不同的看待世界的方式,讀者大部分的樂趣就來自試圖找自己支持哪一邊的觀點。以往英雄總被視為他們所屬宇宙的道德最高權威來源,但驚奇四超人不一樣,他們顯然擁有人性的優、缺點,而且很顯然地,也沒有任何超凡的榜樣在指導他們該怎麼走。 大部分粉絲喜愛的對象都是石頭人。他的情感跟他的拳頭一樣,都很直接了當。本我ID的象徵。 蜘蛛俠的畫師,迪克科:面罩可以隱藏這個角色很明顯的男孩味,也可以為角色增添神秘感,讓讀者有機會去自己想像、在帕克臉上描繪他們想要的表情,或甚至成為背後的那個角色。 蜘蛛人的重要句子:能力越強,責任越大。這之所以成功,是藉由一個平凡如你我、努力想釐清道德行為基礎的小人物之口說出,蜘蛛人是一個學習讓自己更具人性的年輕人。(P162) 彼得帕克的故事解讀為你自己道德覺醒的故事:向驕傲與怨恨屈服的孩子必須學會控制自己的情感,履行自己對其他人應盡的責任,而這當然也是該隱的故事。 漫威的漫畫之所以能脫穎而出,是因為作品呈現了各式各樣複雜的生存議題,那都是讀者(大學生、青少年)正在思考的人生問題。漫威的讀者不光是期待逃避現實的娛樂,還希望看到更有深度的內容。 漫威式創作法,讓史丹李能夠先設計好整體劇情線,接下來交給旗下的藝術家;他們不光是負責作畫,也可以在史丹李回頭完成劇本之前,現行填補故事的關鍵構成。 史丹李都是設計全能惡棍的專家,他知道每個漫畫作家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,就是使壞人看起來強大到足以構成威脅,但又不至於無敵到讓人感覺贏不了。 史丹李堅持是正確的:漫畫應該著重在故事上,而不該長篇大論地說教。 史丹李談鋼鐵人:我想出來一個英雄,可以百分百代表當時的人厭惡的一切。他是武器製造商,為軍隊提供武器,他很富裕,是個工業家。我認為,採用一種沒有人喜歡的角色,連外面的讀者

《達文西密碼:電影珍藏版》

作者:阿奇瓦 高斯曼(編劇) 翻譯:宋瑛堂、黃文俊、林信安 拍好一部電影並沒有訣竅。假如真有所謂的竅門,我相信關鍵在於 “ 排演 ” 。我們所謂的排演並非由演員上場表演。沒錯,演員偶爾會站起來表演一番。但 “ 排演 ” 的作用多半是交流意見與心得。我們找演員來坐下,一坐就是六個鐘頭,有時候長達十個小時,連續討論幾天,大家全坐在一起,有時分成小組,探討場景的流程,聽聽演員唸台詞的效果,討論各場景的安排,隨性創作。到了晚上,或者連續討論幾天吿一段落時,我再修改劇本內容。接著再度集思廣益。